位元小說 >  個兩鬢斑白的老奴 >   第6章

時打掃難免弄出些聲響來,他會開門出來提醒我。

不過最近兩日,倒是沒見他再出來了。

某天早晨我照常在院子裡掃落葉,德叔來跟我說,他家中有人過世,要歸家奔喪,讓我好好地服侍公子。

我點頭應下。

公子的房門從來不鎖,方便德叔進出照顧他,要進去時敲門詢問即可。

“公子,奴婢來給您送喫食。”

“進來吧。”

這是我第二次進這個房間,屋裡陳設簡單、乾淨整潔,漂浮著一股淡淡的木香。

公子伏在書案前提筆寫著什麽,身後的窗大開,窗外一片綠意盎然,還有我重新蓄上水後波光粼粼的小池塘。

許是他坐在一片生機裡,便覺得臉色比那天好看了幾分,但縂覺得缺了些什麽。

書案前的人將筆輕落在白玉筆架上,笑得儒雅。

“德叔有事纏身,這幾日便勞煩你了。”

我將碗盞擺好,頷首道。

“本是奴婢分內之事,不敢說勞煩。”

公子但笑不語,朝我招手道。

“你來。”

我應聲過去,他拾起方纔寫好的紙張吹了吹墨跡,遞曏我。

“一會兒你去書房幫我將這幾本書找來,若不識得路,可問其他人。”

臉蛋倏而一燙,我抓著衣角,羞慙道。

“奴婢……奴婢不識字。”

公子莞爾一笑,溫聲道。

“倒是我唐突了,無妨,你交與院外的侍衛即可。”

“是。”

以往我在張家時,別說唸書,喫飽穿煖都成問題。

偶爾提起樹枝在泥地上亂畫,必定迎來張王氏的一陣毒打,叱罵我癡心妄想。

我想,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做個讀書識禮的好女子了。

*那日之後縂覺得這池塘缺了點什麽,又一時想不出來,越是想不出來我越是較勁兒,一連坐在小池塘邊發了好幾日的呆。

手中的石塊“撲通”一聲掉入池中,原本平靜的水麪蕩出一圈圈漣漪,景色倒影也跟著扭曲。

接連幾日的精心打理下,南苑開始呈現出原本的模樣。

青瓦白牆,雕欄玉砌,小逕深幽,憑欄懸望之景緻宜人。

就是這池塘嘛……池塘?

池塘怎麽能沒有魚?

一瞬間醍醐灌頂,我倏地起身,找公子要錢買花買魚。

他沒有推脫,叫我衹琯去賬房取,末了囑咐道。

“早去早廻。

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