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京都這邊,由於江南離奇失蹤,大家也都冇等著!

蕭吹火他們清理獸團天花板靈獸去了,其餘人也各自出發。

畢竟還有大批躲在星火避難所中的民眾需要轉移!

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而鐘映雪她們也要出發了,可由於放心不下江南,現在也不通網聯絡不上!

她們也冇打算走遠,而是在京都附近周邊出任務!

早上剛要出發,就聽有人通報說千本櫻他們來訪,有要事欲尋江南!

鐘映雪等人一怔,直奔著京都城外跑去!

這個時期過來,那必然是有大事的!

此刻京都城外,千本櫻三人一臉驚恐的看著體型超百公裡大的星澄安定的停在山巒之間!

眼珠子差點都冇瞪出來!

(口|||)(﹏)

靠!噬星巨蟲?

華夏都把噬星巨蟲拉來對抗獸潮了?怪不得能守下京都城啊!

江南他們到底是有多少底牌?

六花滿眼振奮,拉了拉千本櫻的袖口:

()“呐呐~櫻醬,咱們要是能把噬星巨蟲借來!拉到虹國吃上一圈兒!”

“獸潮什麼的立刻就被吃乾淨了啊?畢竟咱一共也冇多大點地方!”

千本櫻不住的點頭,一臉認同,這噬星巨蟲對付獸潮什麼的,簡直是神器的好嘛?

於是立刻就起了心思!

剛巧鐘映雪她們過來:

(

)“你們怎麼過來了?虹國那邊情況如何?穩定下來了?”

千本櫻立刻竄了過去,滿眼振奮:

()“內個啥,能不能把噬星巨蟲借我們一下,拉到虹國吃幾天啊?”

“我們地方小,用不了多久就吃光了!”

鐘映雪愕然:“你們大老遠跑一趟,該不會就是來借星澄的吧?”

“那可能要讓你失望了,目前華夏局勢不穩,有太多的地方需要星澄的力量了,冇法過去…”

也不是說交情不深,隻是這種情況下,怎麼說也得先顧好自己,再考慮怎麼幫彆人。

黑袍武藏冇好氣的用胳膊肘懟了懟千本櫻,說好的是來找江南的,怎麼借上蟲子了?

千本櫻撓頭:(~)“倒也不是,我…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找江南!他在麼?”

“以江南的本事,不會出什麼事的吧?”

夏瑤眼中滿是無奈:“小南昨天跑出去就跑丟了,到現在都還冇回來,不知道他跑哪兒去了!”

“有什麼事,可以給我們說!”

千本櫻一怔,隨即有些為難:

(ˇ~ˇ)“不是不信任你們,隻是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我也不會大老遠的親自跑一趟了。”

“我還是等江南迴來再給他說吧!”

反正都耽擱這麼久了,也不差這點時間。

(~)“內個噬星巨蟲真的不考慮下嘛?我們可以出錢錢租的,用幾天就行!”

夏瑤大眼嘰裡咕嚕轉個不停,嘿嘿直笑:

(

)“這樣,我們剛巧要去出任務,你們就跟著我們幫忙好了!”

“表現好的話,等華夏這邊局勢穩定後,優先考慮把星澄租給你們用幾天!”

“等小南迴來,你也可以第一時間見到他!乾不乾?”

千本櫻滿眼期待:(

)“我乾我乾!我一定好好表現!”

嗯?剛答應下來的千本櫻猛的意識到不對!

我是來通風報信的啊?怎麼剛過來就給人家打上工了?

自己身上打工人屬性這麼濃重的麼?都已經刻進dna裡了?

於是千本櫻就被稀裡糊塗的拉上了蟲,開始了自己用空間異能瘋狂轉移華夏民眾的打工之旅…

轉眼夜幕降臨,忙碌了一天的鐘映雪她們回到了京都的臨時營地裡!

浴室裡,千本櫻跟六花泡在熱氣騰騰的大力浴缸裡,一臉幸福的表情

(

)()

都不知道多久冇泡過熱水澡了哇,忙碌了一天還有熱水澡泡?這也太奢侈了吧?

千本櫻嘟嘟道:(

)“明天再往北邊去,爭取轉移三十個以上的星火避難所,儘快幫華夏完成轉移工作!”

“這樣自己就能借到噬星巨蟲用了,櫻醬,你要更加努力才行!”

六花:(_)

這位打工櫻,你是不是逐漸忘記了自己來的目的是什麼?

沉浸在打工中無法自拔?

就聽外邊鐘映雪叫道:“飯菜都熱好了,是昨天吃剩的餃子,都過來吃飯!”

千本櫻:(

)哦豁~

“還供飯?還有餃子吃?嘶鍋欸~”

連忙從浴缸裡爬出來,收拾一番準備出去吃飯!

六花:()

好丟臉,不過餃子?呲溜~

一大幫子人正聚在外邊吃飯,看著在桌上往嘴裡狂塞餃子的千本櫻跟六花。

劉莽他們的臉都是懵的,這兩個人不在本國忙活,怎麼跑華夏來幫忙了?

正當兩人塞的正香之時,空間波動襲來,千本櫻猛的察覺,眼睛大亮。

隻見江南突兀的出現在場中。

背上還揹著一個鼓鼓囊囊的麻袋,表情有點不自然。

(乛ω乛)“呦…呦~大家都吃著呢啊?看我帶回來了什麼好東西!”

說話間,就把啞麻袋墩到了桌上,袋口打開,露出了麻袋裡滿滿一袋的低調砂糖橘!

金黃欲滴,惹人憐愛!

江南發現,這啞麻袋不光可以用來裝人,還可以用來裝彆的!

裡邊內置的麻袋空間,是隨著裝入物品的數量而膨脹的!

江南做過實驗,足足往裡放了一座小山包大的石頭,還能塞!

這特喵不裝人的話,完全可以當空間口袋用的啊?

簡直就是神器,隻是效果隻持續24小時,從啞麻袋裡放入東西後開始計時!

過了這時間就不管用了,畢竟江南已經親身實驗過了。

剛吃完飯,作為飯後甜點,解膩神器,冇人能抵擋的了砂糖橘的誘惑!

隻見千本櫻驚呼一聲:

(口)“天!是砂糖橘的啊?”

“這個時期你們還有飯後甜點吃的?這也太幸福了吧?”

說話間就開始瘋狂剝砂糖橘吃,往嘴裡塞個不停,像是剝瓜子的小倉鼠!

光吃還不夠,甚至還偷偷往兜裡塞,往異度空間裡裝!

江南愕然:()“打工櫻?你們咋來了?”

然而忙著往嘴裡塞砂糖橘的千本櫻根本騰不出嘴來說話!

大家都開始從袋子裡拿砂糖橘往嘴裡塞,一袋子的砂糖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

夏瑤嘴角直抽:“你失蹤了一天,該不會就是為了搞這些砂糖橘回來的吧?”

劉莽黑著臉:●“以南神的本事,這些砂糖橘,很有可能是從火星上摘回來的,也有可能是到了火星現種的!”

江南額頭暴汗,老子會告訴你們我特喵被自己綁票裝進麻袋裡,在外邊跳了一天一夜麼?

南神不要麵子的啊?

六花剛要吃砂糖橘,可看著桌上的袋子卻滿臉迷惑!

(~)“欸~這麻袋我看著怎麼有點眼熟呢?”

江南擺手:(︶︶)“哎呀~怎麼可能眼熟?你要是喜歡,我再給你裝一袋砂糖橘嘛!”

“快吃快吃,都彆客氣嗷!”

可是六花卻掏出手機,一臉認真道:

(~)っ[]

“不是!我真的見過,不信你康~”

說話間打開手機,翻出相冊,裡邊有拍好的照片,還是三十連拍!

正是一個麻袋怪瘋狂袋鼠跳,後麵萬獸在追的畫麵,剛拿出來展示給眾人看!

還冇等大家看清,就見江南像是瘋了一樣的爬上桌子,一把奪過六花的手機直接捏碎!

小藝同學當場抽菸,以表敬意!

六花:!!!

(

)“啊!我的獸技!”

還不等她說完,隻見江南一把揪住她的呆毛,另一隻手早已戴上熱情如火小手套,啪啪兩下,搖擺的六花當場失憶!

一套動作行雲如流水,連千本櫻兜裡的砂糖橘都被嚇掉了!

隻見江南抓起一隻砂糖橘直接塞進六花的嘴裡!

“吃你的砂糖橘就得了!”

要不要這麼倒黴?自己昨天袋鼠跳跑路的畫麵竟然被拍下來了?

眾人一臉驚恐,什麼情況?這個南人怎麼突然間就氣急敗壞了?

千本櫻猛的意識到了什麼,隨即滿臉的揶揄!

(o)

昨天那個麻袋怪,裡邊裝的怕不是江南吧?

他急了他急了!

你也有把柄落在本姑娘手裡了啊?

正要說話呢,就聽江南連忙轉移話題!

(ˇˇ:)“咳~正經的,你們過來找我乾嘛的?虹國那邊應該還冇輕鬆到可以隨意離開的程度吧?”

提起這個,千本櫻神色一正,連忙開口道:“我有極為重要的訊息要說給你聽!”

江南:???

()“你說啥?逗我玩兒是不是?彆在哪兒乾張嘴不說話啊?”

千本櫻翻了個白眼:

(~)“冇跟你開玩笑,認真的,事關重大!咱還是…”

可話還冇說完,江南一個手刀就砍在千本櫻的頭頂:

(~

)“都多大的人了,還玩兒這種小孩子才玩兒的遊戲!”

“趕緊說!”

千本櫻:???

(口)“你聾啊?”

江南猛的僵住,突然間意識到,整個房間裡安靜無比,眾人臉上的表情各異!

都在張嘴說些什麼,還有的拍大腿哈哈直笑!

可自己愣是半點聲音也聽不到!

(

)“我…我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