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天。

此時,李長峰一眾人來到,一處山峰,山峰中間像是被一刀砍開一般,出現了隻有五米左右寬的斷層,隻能容得三兩人平行通過,傳聞這山峰是被一位絕世強者,一刀砍成兩半,從而形成瞭如今的一線天。

李長峰看見這宏偉的一線天,突然想起了一首詩:“雲裡石頭開錦縫,從來不許嵌斜陽。何人仰見通霄路,一尺青天萬丈長。”

“大師!好文采!冇想到大師還有這文采,在下佩服,那位張姓年輕劍客說道。”

“嗬嗬!施主過獎了!貧僧隻是偶然看到一本詩集,纔想起了有一首詩的很適合這裡的場景而已。”

“張兄!恐怕要打斷下你們的興致了,這一線天易守難攻,冒然過去我總感覺有什麼不妥,我覺得還是繞路走,青山林的暗道比較好,隻是多花點時間而已,不知張兄你怎麼看?”

“總鏢頭!之前遇到鬼物已經浪費不少時間了,我這次運送的東西比較急,就算有危險,我也要闖過去!”

“你是雇主!你說怎樣就怎樣,危險我已經說白了,既然你還要去,我們就陪你闖一闖!”

“各位兄弟注意!組成陣形,緩步進去一線天!”

.....

“嘿!他們果然選擇進入一線天! ”

“哈哈!他們這些死定了!你!火速趕往青山林把二當家和三當家叫來!”

此時,李長峰眾人渾然不知,他們已經中了埋伏,正在組成陣形一步一步謹慎的前進中。

突然!山頂出現了大量巨石,滾滾的落了下來,總鏢頭瞬間就注意到了大石,暴怒的大喝道:“大家小心空中的巨石,組成盾陣形,抵禦!”

大夥聽聞後,立即拿起盾牌組成了一團,形成了一個滴水不流的盾陣形,巨石像是下雨砸落在了盾牌上

“錚”!“錚”!“鏘”!

隻聽聞一道道巨石金屬碰撞聲響起,盾牌被紛紛砸的變形破開,眾多兄弟被砸成肉泥,身死道消,剩下一部分不是身受重傷,運氣比較好躲過一劫。

而李長峰、總鏢頭、年輕劍客,紛紛出手擊碎這散落的巨石。

李長峰使出【洪拳】鐵線拳之十二連環圈,雙手蓄力,全力一甩而出,十二道鐵環發出一道道氣爆之聲,每一發環圈都爆發出驚人的勁力,把十二塊巨石擊的粉碎,隨後一收,再甩出!

“砰”!“砰”!“砰”!

隻聽聞陣陣碎石聲響起,李長峰周圍的鐵環,漫天飛舞,如同鐵桶一般,滴水不流,四周的巨石紛紛被擊成粉碎,威力恐怖至極。

此時總鏢頭暴怒喝道:“大師!張兄!一直的防守不是辦法,我們用衝上去把那些人都殺了!”

總鏢頭說完,直接使出【大力金剛腿】迎空而上,無堅不摧的腿力,每擊碎一塊巨石,都借力飛向山頂去。

年輕劍客則,使出輕功【淩雲步】瀟灑的踏石向著山頂飛去,途中還使出了幾式,不知名的劍法,把一塊塊巨石削成碎塊,身法飄然,劍法灑脫,甚是帥氣逼人。

李長峰見到這年輕劍客,羨慕的想道:“馬勒靶子!怎麼我重生就不能是這種年輕帥氣的公子哥!”

“等下!我不會輕功啊!怎麼飛上去啊!李長峰大喝道。”

一線天山頂上。

總鏢頭使出【大力金剛腿】一路橫衝,那些小嘍囉,被這凶猛的腿法如同螞蟻一般直接踩死,被殺的根本冇有還手之力。

而年輕劍客則使出飄逸的身法,及腰的長髮配合灑脫劍法,一劍一個小嘍囉,如同水果忍者一般,那些小嘍囉被切成一塊塊血肉,血肉橫飛,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年輕劍客,甩了甩飄逸的長髮,都不知道他這頭髮是用什麼洗髮水的如此飄逸,隨後灑脫的說道:“這些嘍囉都死清光了,這危機算是過去了吧?”

“我覺得事情並不簡單!這麼多山寇怎麼連一個頭目都冇有,這也蹊蹺了吧!”

“啪”!“啪”!“啪”!

突然傳來一道道拍掌的響聲,一位身穿金色錦衣的中年男子,緩緩說道:“真不愧是總鏢頭大人啊!江湖經驗果然老道!”

“是你!金源賭坊話事人金元!總鏢頭陰沉的道。”

“金兄!我們同是金泉鎮之人,河水不犯井水,也和你冇有仇怨,為何設局來殺我等!”

“嗬嗬!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我隻不過是受命來取你人頭而已!”

“哼!金兄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憑你也是我的對手?何況我身邊還有一個高手在這,你也隻能是來找死而已!”

“嘿嘿!誰說單單隻有金兄一人在啊!還有我們山寇五寨主呢!你們的人頭可是很值錢的啊!”

“山寇五寨主!你們竟也來趟這趟渾水!怎麼隻有你們三人?二寨主和三寨主呢?”

突然總鏢師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大驚失色,大喝道:“聲東擊西,調虎離山!我們中計了,他們的目標是貨物!”

說完總鏢師和年輕劍客立馬往山下跳,大寨主見狀怒喝道:“攔住他們!不能讓他們下去!”

.....

與此同時,李長峰一眾人紛紛為受傷的兄弟們,包紮上藥,隻能等總鏢頭和年輕劍客他們殺完下來再決定下一步怎麼走。

“大師!你說爹爹和那個年輕劍客會不會有事!都這麼久了,怎麼還冇下來,總鏢頭的小女兒都錦繡擔憂的說道。”

“放心!你爹和那劍客都不是一般的高手,要是遇到什麼困難也能輕鬆逃走,應該很快就下來了。 ”

“喲!還有一個美人在這呢!哈哈哈!殺完這班螻蟻,才能讓兄弟爽一番。”

突然出現的一班不速之客,讓這原本受傷慘重的眾人心中一沉,心中暗暗想道:“這班人突然的出現在這裡,定是不懷好意,而總鏢頭他們也還冇下來,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嗬嗬!原來是一群畜生不如的東西啊!我還以為哪來的一群野狗,在那裡狗叫呢!”

“哪裡的野和尚!竟敢辱罵我們山寇五寨的人!不知死活嗎?”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各位施主你們殺孽太重,貧僧隻能早日送你去西方極樂世界,免得你們再造殺孽!”

“受死!你這禿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