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厭雨傅易雲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陸厭雨傅易雲免費閱讀》本文講述了陸厭雨傅易雲兩人的愛情故事,小說內容節選:客廳裡。陸厭雨如同一尊雕像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雙手上沾染的血跡早已乾涸。這時,門外忽然響起了一陣刹車聲。陸厭雨心頭一顫,猛地站起身,扶著高高隆起的腹部,艱難地走過去,“奶奶怎麼樣了?”...

《陸厭雨傅易雲免費閱讀》 第1章 免費試讀

客廳裡。

陸厭雨如同一尊雕像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雙手上沾染的血跡早已乾涸。

這時,門外忽然響起了一陣刹車聲。

陸厭雨心頭一顫,猛地站起身,扶著高高隆起的腹部,艱難地走過去,“奶奶怎麼樣了?”

然而話音剛落,傅易雲便揪起她的衣領,衝她咬牙切齒的低吼:“你設計爬上我的床,綁架詩雅,我都可以忍,可你為什麼要動我奶奶,你可知道她對我意味著什麼?”

“不是,我冇有設計你,也冇有綁架陳詩雅,更加冇有傷害奶奶,這些都不是我做的!”陸厭雨搖頭,不停的解釋。

她從小就愛慕他,自從知道他喜歡的人是陳詩雅以後,她便將那份感情小心翼翼的藏了起來,不敢對他有任何非分之想。

可二十歲生日那天,她不知道被誰擺了一道,醒來便衣不蔽體的躺在他的床上。

他罵她下賤,罵她不知廉恥,她百口莫辯。

之後她懷孕了,奶奶用陳詩雅的命逼著他娶了她,自此他對她的厭惡有增無減。

而就在兩天前陳詩雅忽然失蹤了,緊接著奶奶也出了事。

奶奶出事情前曾給她打電話,說有很急很重要的事情要問她,可等她趕過去的時候,奶奶就已經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剛衝過去抱起奶奶,傅易雲就出現了。

這一切不好的事情似乎都因為某種‘巧合’指向了她,任憑她如何解釋傅易雲都不肯相信。

傅易雲厭惡的將她甩在地上,緊接著便將一份協議砸在她的身上。

“簽了它!”

他的聲音冰冷,不含任何感情。

‘認罪書’幾個大字頓時印入眼簾,一瞬間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看向他冷硬的側臉,聲音哽咽,卻強忍著哭意:“為什麼你從來都不肯相信我,哪怕一點點?”

“相信你?你也配?”傅易雲眼裡的憎惡模樣像是要將她千刀萬剮,“陸厭雨,你就是一個滿口謊言、心腸歹毒的蛇蠍女人,看見你隻會令我噁心,趕緊簽了它!”

他說......她令他噁心。

心臟揪得發疼,可縱使如此,不是她做過的事,她又怎能認?

她推開認罪書,倔強的看向他:“我冇做過這些,我不會認。”

“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狡辯?”傅易雲的聲音裡充滿了嫌惡和憎恨,“你不簽是吧,行,我有的是辦法讓你簽。”

他說著,便強硬地將筆塞到她的手裡,然後按著她的手在簽名處一筆一劃的寫著她的名字。

任憑她如何掙紮反抗都冇有半點用。

淚早已模糊了視線,朦朧中,她看著走進來的獄警,渾身冰冷顫抖。

“往後,你就在監獄裡好好贖你這一身罪孽吧。”

“不,不要,傅易雲,我冇罪,你不可以把我關進去。”

“傅易雲,不要,我會死在裡麵的,我和孩子會死在裡麵的,傅易雲......”

然而她終是被獄警拖走,寒冷的空氣中還迴盪著她慌亂恐懼的叫喊。

監獄裡。

陸厭雨拚命的拍打著門板,嘴裡不停的唸叨著自己冇罪。卻冇人迴應她。

連續叫喊了一個禮拜,到了除夕這天,終於有人來探視她,卻不是傅易雲,而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宋雪菲。

“姐,易雲哥讓我來看看你。”

提起傅易雲,陸厭雨心頭顫了顫:“他......還是有些擔心我和孩子,對麼?”

宋雪菲欲言又止,艱澀的道:“他隻是讓我來問問你,究竟把陳詩雅藏哪裡去了?”

心臟再一次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連帶著肚子也痛了起來。

宋雪菲著急的勸道:“姐,你就把那個女人的下落告訴他吧,他說了,如果你還不把陳詩雅的下落說出來,他便絕不會讓你在這監獄裡好過,甚至......甚至讓你永遠都出不了這監獄的大門。”

心臟痛到幾乎窒息。

她死死的捏著腹部隆起的衣襟,沙啞的聲音裡帶著一絲倔強:“陳詩雅的失蹤與我無關,他若是想要我的命,那就拿去。”

失魂落魄的回到床位上,陸厭雨倒頭就睡,心臟的位置卻是痛得她手臂發麻。

在那個男人的心裡,她和孩子,終究是連草芥都不如。

傍晚,所有人都去參加監獄裡舉辦的除夕晚會,陸厭雨因為肚子疼冇去。

然而還冇休息多久,她便聞到了一股濃烈又嗆鼻的煙味。

一陣陣雜亂的腳步聲、尖叫聲和著警報聲傳來,陸厭雨心底狠狠一沉。

難道是著火了?

果然,隻見滾滾濃煙裹著火苗從視窗竄了進來。

陸厭雨心底慌了慌,咬牙下了床,拖著沉重的肚子艱難的往門口爬。

好不容易爬到門口,她使勁的去推門,門卻怎麼也推不開。

怎麼會這樣?

陸厭雨臉色瞬間煞白,她急促的拍打著門板:“救命......救命啊,救救我......”

這時,門外忽然響起了一陣議論聲。

“你就彆多管閒事了,傅先生明確表示了,要讓她在這裡自生自滅。”

“而且傅先生還說了,這個世界上每天都在發生意外,哪天她死在這監獄裡也不足為奇。”

“啊!你的意思是......這大火......”

“噓,咱們心知肚明就好......”

議論聲隨著腳步聲漸漸遠去。

陸厭雨痛苦的趴在門板上,心臟一陣陣抽痛。

她咬著手背,不知是因為心底裡的悲憤,還是因為身上的劇痛,整個身子都狠狠的顫抖起來。

原來傅易雲是真的打算讓她死在這裡麵。

可她腹中的孩子終究是無辜的,他當真厭惡她到了連他們的孩子都容不下的地步麼?

煙霧越來越濃,瀰漫了整個監獄,一簇簇火苗從門縫間竄了進來。

陸厭雨每呼吸一下,便感覺嗓子像是被鈍刀狠狠的劃過一樣,濃煙更是熏得她睜不開眼睛,

可想到腹中的孩子,她還是用儘全力的拍打著門板。

眼淚不停的往下掉,聲音喊到嘶啞,卻依舊冇有人來救她。

她痛苦的抓著地麵,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默唸著傅易雲的名字。

傅易雲曾經救過她一條命,如今她將這條命還給他,也算是兩不相欠了。

如果有來世,她祈求不要再與他相遇......

天又下起了鵝毛大雪。

傅易雲幫奶奶掖好被子,便起身去拉窗簾。

剛走到落地窗前,手機便響了,他下意識的拿起手機接聽,卻在下一刻,整個人僵硬在原地。

“她......死了?”

2015年除夕夜,C城西郊女子監獄發生火災,一名代號為0037的囚犯身亡。

同一天,GK傳媒總裁傅易雲喜得一對龍鳳胎,而關於孩子母親的傳聞一時間謠言四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