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燕雪君氣沖沖的帶著薑蕪禦空飛行。

當到達目的地之後,看到眼前的場景,薑蕪也是一愣。

隻見弟弟薑湖正在全心全意的透過牆壁縫隙看向女官沐浴的場景。

就連孃親來了他也渾然不覺。

薑蕪有點無語了,他隻是稍加引導自己的弟弟,不曾想自己的弟弟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出色。

“小小年紀,我讓你不學好。”

燕學君手中靈光一閃,天地靈力凝聚成一個棍子,一棍子打在了薑湖的屁股上。

劇烈的疼痛瞬間讓薑湖渾身一激靈,回頭正好看到滿臉怒氣的孃親。

可能是因為太疼了,也有可能是孃親的憤怒,薑湖一下子就哭了出來。

“娘,弟弟犯了什麼錯讓你這麼生氣?”

薑蕪見狀急忙上前做好人。

此舉並非是作秀,他還真的不捨得弟弟捱打。

自己可以欺負,但看到弟弟被打,他還是莫名的不舒服,縱使這個局麵是由他有一手促就的。

心裡有些矛盾。

若非是弟弟是天命之子,他註定是反派,薑蕪定然會全心全意的嗬護疼愛自己的弟弟。

“他還小不懂事,是我帶他來這裡就玩的,若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母後就責罰我好了?”

薑蕪阻攔在弟弟的麵前。

心理矛盾歸矛盾,但該坑弟弟還是要坑的。

“再有下次,就給你關禁閉。”

“以後跟你哥哥好好學學。”

身為母親,燕學君最終還是不捨得下狠手。

她之所以如此憤怒,並非是因為薑湖偷看女官洗澡什麼的。

當初薑蕪和那些女官一起沐浴之時,哪怕他聽到了這些訊息,也不是從未插手管過。

她的兒子,就應該是人中龍鳳,三妻四妾又算得了什麼?

憤怒的原因是因為薑湖舉動。

完全冇有皇室子弟應該有的心胸和眼界。

出生皇家,有些東西他們從一出生就觸手可得。

想要什麼,去拿去爭取即可。

何須如此鬼祟行事。

“陷害兄弟,係統判定為反派行徑,獎勵10000反派值!”

係統熟悉的聲音在薑蕪的腦海之中響起。

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原本他還想要揍弟弟一頓賺取反派值,但看他那麼委屈,薑蕪也就冇有再出手了。

隨後安慰一下弟弟,帶著他玩鬨一天,這才分彆。

這種事情,在接下來的日子多次發生。

弟弟薑湖不僅冇有任何芥蒂,反而對他這個哥哥越來越親近了。

頗有一種哥哥虐我千百遍,我待哥哥如初戀的感覺。

時間飛快的流逝,不知不覺又過去了兩年。

薑蕪八歲了,弟弟薑湖六歲了。

在這兩年間之中,薑蕪存了足足520000反派值,這還是在他每天抽獎完成自身所需的丹藥之外。

如今他不僅自身主脈全部打通,就連人體隱脈也都紛紛打通了,早早的已經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最重要的是,他按照盜得經之中法門,一次次將自身筋脈摧毀重鑄,此刻他的筋脈韌性遠遠的超出了他自身的境界。

多次重鑄的筋脈具有一大特征,可直接盜取他人力量,無需將其煉化,就能夠為己所用。

就連自身體魄力量也在龍血丹的堆積之下達到了百萬斤之力,幾乎可以說,如今的他哪怕不使用靈力,也能夠輕易的虐殺通脈境的存在。

底蘊積累的足夠渾厚,是時候突破了。

薑蕪心念一動,體內的靈力瘋狂的湧動,直接洶湧朝著魂海所在之地而去。

修行第三境名為凝魂境。

人體自成一方小天地,如果說體魄筋脈為地,那靈魂所在的魂海既為天。

這一境界要做的就是貫穿天地,讓兩者山水相依,從而將一潭死水一般的魂海凝聚就成形。

此事並不簡單,甚至於還伴隨著巨大的風險。

但對於早就已經在腦海之中推演無數遍的薑蕪來說不費吹灰之力。

洶湧的靈力如洪水決堤一般衝破一切阻礙,靈力逆轉,洪水倒流,直沖天幕,打破天地隔閡。

一瞬間,薑蕪成功的突破了屏障。

平靜的魂海瞬間沸騰,功法運轉,凝聚靈魂。

下一刻,一個和薑蕪一模一樣的靈魂虛影在其魂海之中凝聚。

體內小世界天地連接,瞬間擴大數倍,海量的靈力從天地之間彙聚,湧入他的體內。

薑蕪不僅順利突破,更是一舉達到了凝魂中期。

與此同時,天地在他的感知之中發生了異樣。

靈魂凝結,靈識誕生。

所謂的靈識乃是自身感知的蛻變和外放。

有點類似於前世的雷達一樣,可以感知一定範圍之中的萬物。

薑蕪的靈識感知力瞬間破開,足足有一千米的距離,這種程度已經遠超很多凝魂後期的存在了。

收回靈識感知之力,薑蕪開始將九煞冥火轉移至靈魂之中。

雖然他如今的靈魂之力在凝魂境之中已經算是上乘的存在了,但在其看來還是十分的孱弱,需要有保護的手段。

九煞冥火包裹靈魂,紮根魂海之中,形成保護屏障。

如此一來,就連凝魂之上的存在也很難傷害到他的靈魂根本。

成功突破,境界穩固。

又到了打弟弟的時候了。

弟弟的修為在這兩年之中也突飛猛進,已經達到了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斤的力量了,堪比真龍幼崽。

當薑蕪來到弟弟薑湖住處之時,弟弟早早的就已經準備就緒了。

又到了一天一次的教學時間了。

大哥每一次的教學都令他有所感悟,對於他自身的修行有很大的好處。

他也從最初的不理解到了接受和感激。

關於這一點,薑蕪也是十分無奈的。

他並非是想要指點弟弟修行,隻是想要找一個藉口揍弟弟一頓。

但天命之子實在是太過妖孽了。

隨便遇到一些波折,就有所領悟。

“二弟準備好,大哥要動手了!”

薑蕪出手冇有任何的留情,如今二弟也是十足的抗揍,完全不用擔心會傷害到他的根本。

隨著一道道沉悶的聲音響起,薑湖被揍的鼻青臉腫。

最關鍵的是,在不斷的捱揍之下,薑蕪再次有所感悟。

觀其氣象,這是要打破天道枷鎖,引來天譴的景象。

但不同的是,二弟的天道枷鎖和自己當初突破時的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