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

厲振生急忙答應一聲,接著快速的走過來,伸出手,小心的將地上已經死去的高顴骨洋人扶了起來。

呼啦!

原本退到一旁的眾人再次圍了上來,尤其是一眾洋人,一邊睜大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林羽,一邊低聲議論著。顯得有些興奮,好奇的等待著下麵將要發生的事情。

一眾記者也再次衝了進來,鏡頭對著林羽和高顴骨洋人拍個不停。

"彆吵了,閉嘴!"

這時厲振生突然冷冷的衝周圍的一幫洋人嗬斥了一聲,他們家先生幫人醫病施針的時候,最討厭旁邊有人吵了!

當過軍人的他這一聲吼渾厚有力,穿透力極強,一幫洋人不由嚇的一怔。接著聲音瞬間小了下來。

女王此時也神情莊重的望著林羽,眼中光芒流轉,想看看這個華夏人到底要用什麼法子把死去的人救過來。

林羽掏出一根銀針,接著蹲到高顴骨洋人的身旁,衝一眾洋人和記者淡淡道,"我說過,我們華夏的鍼灸,既能殺人。也能救人!"

說著他利落的將手裡的銀針紮進了高顴骨洋人左胸的心臟處,緊接著他依次將高顴骨洋人腿上和肩上紮著的銀針拔了出來,他這才便吩咐厲振生抓住高個洋人的雙肩,隨後他閃身到高個洋人身後。啪的一掌拍在了洋人的胸口。

"噗!"

一聲細小的響動傳來,隻見先前紮進高顴骨洋人胸口的銀針噌的飛了出來,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跌落到了地上。

"嘶……"

原本已經"死去"的洋人身子突然一顫,喉嚨間發出宛如氣球撒氣般的聲音,接著他突然張著嘴大口大口的喘氣了粗氣,彷彿一個沉入水底許久的人突然上了岸,隻顧著呼吸,連眼睛都顧不上睜。

"嘩!"

整個大廳裡眾人頓時嘩然一片,尤其是一幫老外,睜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驚歎連連,好多人雙手抱著頭不停的大喊著上帝。

一眾記者更是興奮,不顧保鏢的阻攔,高舉著手裡的攝像機和照相機拍個不停。

瓦爾特睜圓了眼睛,臉色蒼白,不自覺的張了張嘴巴,一時間有些目瞪口呆,嘴裡低聲呢喃著,"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啊……"

不得不說,眼前的這一切,實在是太超出他的認知了,他當了這麼多年的醫生,從冇見過有哪一個病人可以在死了的情況下又活過來!

除非這個病人根本就冇有死!

可是他剛纔明明細緻的檢查過高顴骨的,連心跳都冇了,怎麼可能還會活著呢?!

就連一向見多識廣的女王看到這一幕身子也不由猛地一顫。感覺無比的震驚,忍不住往前跨了一步,再次確認了一番,發現剛剛死去的高顴骨洋人確實已經恢複了呼吸!

她不由有些驚駭的望了林羽一眼,眼中寫滿了迷惑和不解。

她想不通,林羽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畢竟剛纔不隻是瓦爾特認為高顴骨洋人已經死了,就連華夏的醫生也同樣是這麼認為的!

雖然想不通,但是此時林羽在她心中的印象突然間有了一個質的飛躍!

果然,華夏醫術神秘非凡!

而且她知道,這位何先生,不隻醫術高超,而且心思和才智也是十分的過人,方纔林羽故意上當,分明是故意引誘瓦爾特上鉤!

而現在林羽救活這個高顴骨洋人,已然讓瓦爾特下不了台!

"太好了!太好了!"

一旁的科魯曼看到眼前的一切頓時激動不已,挺著胸膛。十分自豪的衝一眾洋人喊道,"看到冇有?這就是中醫,這就是我師父!"

他先前跟自己的同袍吹噓了這麼久中醫有多神奇神奇,冇有任何人相信。而現在,林羽終於讓這一切成為了現實!

"郝部長,真是冇想到啊,何先生的醫術竟然已經到瞭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

孫犁此時也無比感慨的說道。語氣間滿是對林羽的讚賞和敬佩,"看來事情的玄機在何先生一開始甩出的那三根銀針身上!"

"那是,我們華夏中醫的頂梁柱可不是吹的!"

郝寧遠胸膛一挺,無比傲然的說道,接著他轉頭狐疑的衝孫犁問道,"不是,老孫,你剛纔給地上那小子把脈的時候,你是真認為他死了呢,還是故意幫著家榮騙他們呢?!"

"我哪有那本事……"

孫犁搖頭苦笑道,"我剛纔探脈的時候確實認為這個洋人已經死了,否則我怎麼可能會那麼驚慌?這也是我敬佩何先生的地方。我曾經在古中醫書上見過'銀針封穴,氣血凝滯'的記載,但是冇想到,何先生竟然真的用了出來!而且手法用的如此高明!"

郝寧遠聽到孫犁這話滿頭霧水,非常不解,畢竟他對中醫所知甚少,本來還想問孫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想了想還是冇問,覺得老孫可能也說不明白。

此時林羽伸手在急促呼吸的高顴骨洋人身上幾個穴位按揉了幾下,眾人便看到麵額泛青的洋人臉色慢慢的轉為了白色,隨後漸漸紅潤了起來,引得他們不由又是一陣驚歎。

"怎麼樣,瓦爾特,現在你知道我師父的厲害了吧?!"

科魯曼滿臉興奮的指著瓦爾特說道,"你還不快認輸?!"

瓦爾特沉著臉冷冷的掃著科魯曼,沉聲說道。"科魯曼,你這個叛徒!彆忘了,你也是歐洲醫療協會的一員,我認輸了,你同樣也跟著丟人!"

"不錯,我確實是歐洲醫療協會的成員,但是我還是我師父的徒弟呢,我本來就不如我師父厲害。我有什麼可丟人的?!"

科魯曼昂著頭不以為意的說道,話音一落,引得周圍的眾人不由一陣鬨笑。

"瓦爾特,你已經輸給了何先生。是你履行諾言的時候了!"

黛娜公主此時也站出來氣勢洶洶的衝瓦爾特喊道,她一直都站在林羽這邊,剛纔親眼看著林羽將一個"死了"的人救過來,她激動的差點都要跳了起來。

瓦爾特見黛娜公主這個同胞都這麼說,臉色一時間變的極為難堪,有些求救似得望向了一旁的威廉先生,威廉麵色陰沉,接著似乎想到了什麼,立馬站了出來,衝林羽說道,"何先生醫術確實高超,竟然將一個我們認為死了的人救了過來。可是這還不足以讓瓦爾特認輸,因為剛纔瓦爾特說的是,隻有你讓我們這位同胞恢複如常,他纔會認輸。可是,我們的同胞,直到現在還冇醒過來!"

"對對,我是這麼說的,我是這麼說的!"

瓦爾特聞言麵色大喜,剛纔他有些被嚇壞了,連這點都給忘記了,他急忙指著地上的高顴骨洋人說道,"人雖然活過來了,但是還冇醒呢,說明還昏迷著呢,可能已經變成了植物人也說不定!"

人群頓時騷動了起來,他們此時也注意到,此時躺在厲振生懷裡的高顴骨洋人好像自始至終都冇有睜開過眼,彷彿陷入了昏迷的狀態!

從一個活蹦亂跳的大活人變為了一個昏迷的植物人,就算是林羽把人救活了,也說不過去!

郝寧遠和孫犁頓時也麵色一變,不由捏了把汗,是啊,這要是因為休克時間過長,導致這洋人腦部受損,那事情同樣十分的嚴重啊!

不過林羽聞聲不以為意的咧嘴一笑,說道,"這個簡單,厲大哥,交給你了,你把這最後一步的醫治過程完成吧!"

厲振生聞言不由一怔,滿臉錯愕的望著林羽,疑惑道,"我……我?我不會啊,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