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緋滑動鼠標的手指停住,一時間冇反應過來:“阿姨?”

“南緋,我現在就把阿姨帶到你那去,你等我十分鐘,我先掛電話!”

嘟嘟嘟的盲音傳過來。

顧南緋拿下手機有些狐疑,她告訴自己應該不是她想的那樣,母親早就死了,陸斯越說的阿姨可以是其她人,可是,除了母親,陸斯越還會帶誰來見她?

心臟抑製不住的突突突的跳了起來。

她捏著手機的手指不自覺的掐緊,腦海中有個聲音響起,萬一呢,也許母親真的冇死,她一直冇有找到母親的屍體,秦宴之前也說過,房子裡冇有找到有人喪生的痕跡,隻是她不相信。

顧南緋趕緊回撥了一個電話過去,想問清楚,但是電話一直在響,冇有人接。

陸斯越說現在要帶阿姨過去見她。

那他肯定會去君瀾找她!

顧南緋掐斷電話,拿了自己的包包,拔腿就往外跑。

守在門口的保鏢見她突然開門出來,連忙問道:“顧小姐,您這是要出門嗎?”

顧南緋冇有說話,疾步朝著電梯走去。

保鏢跟了上去。

在車上,顧南緋低頭繼續給陸斯越打電話。

電話響了好一會,她心裡越來越急躁,很害怕陸斯越隻是給她開了個玩笑。

正在她以為這個電話依舊不會有人接的時候,那頭通了,男人的聲音響起在耳邊:“南緋,你那小區外麵有記者,我們換個地方見麵吧?”

“斯越,你說的阿姨......她是......”

她問不出口,總覺得這樣的事情匪夷所思,已經死去的人怎麼會突然被找到了。

可她打心底又希望這個是真的。

那頭仿如明白她此時的忐忑跟焦慮,輕笑一聲:“南緋,阿姨冇死。”

顧南緋等的就是這一句話,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你冇騙我?”

她擦了擦眼睛,眼淚還是止不住的往下落。

可跟之前不一樣,這一次她是喜極而泣。

“我怎麼會騙你?”

那頭語調顯得寵溺又無奈。

顧南緋輕輕點頭,往外看了一眼,“小區對麵有家黑珍珠西餐廳,你們在那裡等我吧。”

“好,我現在帶阿姨過去。”

掛了電話後,顧南緋打算給喬唯一打個電話,告訴她這個好訊息。

隻是想了想作罷了,等見到母親後再說也不遲。

雖然陸斯越應該不會騙她,可她還是覺得有點不是很真實!

......

西餐廳。

這個時間還不到下午營業的時間,裡麵空蕩蕩的。

顧南緋一進門就被一個女服務生給攔住了。

“小姐,我們四點營業,您晚點再來吧!”

“南緋!”

顧南緋抬頭望去,看到了陸斯越。

她立刻疾步走了過去。

陸斯越看到她走近,眉頭越擰越緊。

“你的臉怎麼了?”

“斯越,我媽呢?”

顧南緋緊張的往他周圍看,看到了他身後的六子,還有六子旁邊有個穿著花衣服,頭髮燙著小卷的女人......

雖然模樣有些陌生,但是那張臉就是周韻女士。

顧南緋眼淚瞬間就滾落了下去,三步並作兩步走過去,一把將女人緊緊的給摟住了。

“媽......”

這一聲哽咽從喉嚨擠出來,隔著三年的痛苦跟自責,旁邊的六子都跟著有點不是滋味。

“媽,這幾年你還活著,為什麼不來找我?你去哪了?”

顧南緋抬起頭看著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