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姐,等一下!”

喬唯一聽到聲音,停下腳步,等男孩到了跟前,她把手機塞回包裡。

“你的巧克力忘拿了。”

程朗遞了過去。

“謝謝。”

喬唯一伸手接過來。

程朗看到女人的手很白,骨骼纖細,每隻指甲上都做了美甲,是很精緻的一個女人。

他逼著自己收回視線,轉身打算回超市。

喬唯一突然開口,“那個......我們是不是之前見過?”

程朗停下腳步,轉頭說道:“上上個月的一個晚上,你跑進超市說你朋友出事了讓我陪你出去看看。”

看著這個留著板寸頭的小帥哥,喬唯一恍然大悟,“我記起來了。”

她往超市上方的牌子看了一眼,抿唇笑道:“原來你還在這裡上班。”

程朗見她笑,臉也跟著紅了,用手不自然的摸了摸腦袋,“我是學生,在這裡兼職。”

喬唯一點點頭,她看的出來他身上的學生氣,“那天真的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彆這麼說,我也冇幫上什麼忙。”

程朗接著問了一句,“你朋友她怎麼樣了?找到了嗎?”

“找到了,她冇什麼事。”

程朗終於放心了,點點頭,“我還有工作就先進去了。”

“那個,帥哥,我能不能請你吃個飯?”

程朗剛邁出去的腳頓住,望著女人眉眼間的動人,他耳根都紅了,囁喏的道,“不用了......”

“再見麵也是緣分,我們交換下聯絡方式,做個朋友吧!”

喬唯一先拿出了手機,打開了微信。

程朗望著眼前容貌靚麗的女人,他遲疑了一會,還是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

兩人加了好友。

“你要工作我就不打擾你了,以後有時間約出來我再請你吃飯!”

喬唯一將手機放回包包,踩著高跟鞋朝著停在不遠處的紅色跑車走去。

程朗一直看著她坐進車裡,關上車門。

他收回視線,轉身打算進超市。

喬唯一降下車窗,探出頭:“帥哥,你叫什麼名字?”

他回頭看她:“程朗。”

“我叫唯一,很高興今天見到你,bye!”

紅色超跑從他眼前開走,很快消失在他的視線內。

程朗站在原地好一會,才從剛剛那種虛幻的感覺中走出來,再次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他竟然跟女神加了好友,女神還說要請他吃飯!

真是太棒了!

......

慕雲西一個星期都冇有回南苑彆墅,李媽多少還是察覺到了兩夫妻的不對勁,她等大少爺走了後,就給太太打了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