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鬱眼皮子動了動,睜開眼的時候,一眼望進了一雙溫柔似水的眸子裡,他像是在做夢一樣。

“小寶,你醒了,肚子餓了吧?先喝點粥好不好?”

顧南緋伸手將擺放在那不知道多長時間的保溫盒擰開,裡麵是豐盛的早餐,還冒著熱氣。

她將小籠包、壽司、紅豆花捲放在旁邊,先盛了一碗熱氣騰騰的糯米紅棗粥。

“媽咪!”

陡然一聲稚嫩的孩童聲音響起。

顧南緋愣了一下,轉過頭,“小寶,你叫我什麼?”

“我叫你媽咪。”

秦鬱唇瓣抿了抿,垂下眼簾,“你不想做我媽咪了嗎?是不是我傷了你的心,你不要我了?”

“怎麼會!”

顧南緋眼睛紅了,眼淚也湧了出來,她急忙將手裡的碗擱下,在床邊坐下來,摸了摸孩子的小臉,低聲哽咽的道:“媽咪怎麼會不要你?你是我的兒子,是媽咪不好,媽咪冇有給你足夠的安全感,媽咪對不住你......”

秦鬱從床上坐起來,一把緊緊摟住了顧南緋。

顧南緋抱著懷裡失而複得的兒子,心裡難掩激動,低頭親了親孩子的額頭,“小寶,你是媽咪的寶貝,媽咪以後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秦鬱低低嗯了一聲。

病房門這時被從外麵打開,秦宴提了早餐過來,看到母子兩抱在一起的溫情畫麵,他臉上倒是冇什麼情緒。

秦鬱看到爸爸也來了,還有媽媽在,這頓早餐他吃的很香。

秦宴工作有點忙,從昨天晚上到現在電話不間斷,許牧早上都跑來了兩趟,拿了檔案給他簽字。

顧南緋給孩子收拾了碗筷後,又去切水果。

秦鬱看著眼前忙碌的“母親”,回想昨天發生的事情,掙紮了一會,還是張了嘴,“媽咪,對不起。”

顧南緋拿著水果刀削蘋果,聽到這聲,抬起頭:“為什麼要跟媽咪說對不起?”

“我之前說過很過分的話,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是你親生的,你對我的那些好都是假的,可是昨天......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歡我的,是我一直在鑽牛角尖,以後我會把你當我的親生母親一樣敬愛,我會照顧好弟弟妹妹,做一個好兄長......”

“小寶。”

顧南緋還是忍不住打斷了這個孩子的話,她將水果刀跟削了一半蘋果皮的蘋果擱下,然後起身坐到了孩子身邊去,伸手撫上孩子的臉。

“你跟小芒果是一樣的。”

秦鬱點點頭,“我知道,就算我不是媽咪親生的,在媽咪心中我跟他們都是一樣的......”

“不是。”

顧南緋紅了眼眶,強忍著喉嚨裡的酸澀,低低的說道:“我是說,你跟小芒果一樣都是我生的,你是我的親兒子,親生的,知道了嗎?”

秦鬱猛地抬起眼,滿眼的不可置信。

顧南緋本來不想這麼快說的,可她真的看不得孩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委屈自己。

她將擱在床櫃上的那份檢測報告拿過來遞給他。

秦鬱現在快八歲了,他本來就比同齡的孩子聰明,報告上的文字他都看的懂,可是他很不明白,這份鑒定書,難道是媽咪跟他的?

可是怎麼會?

他的生母不是葉柔嗎?

秦宴站在落地窗邊上打電話,聽到病床那邊的動靜,他把電話掐斷,抬腳走了過去。

秦鬱眼神茫然不解,看著眼前雙眼噙滿淚水的女人,又去看爸爸。

“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