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沈七夜一聲令下,金衛控製星辰戰艦的力量陡然降臨。

那肉瘤正在揮舞的觸手被齊刷刷地切斷,而且還是從根部被切斷。

當那些灰黑色的觸手落在地上之後,好半晌。那肉瘤本體才反應過來。

"這就是星辰戰艦的力量?"紫玉狐一陣窒息,她死死地盯住地麵上那些還在無力蠕動的觸手,心中的震撼完全表現在臉上。

"命定之子大人,這就是您從古今禁域中得到的力量?"紫玉狐扭頭看向沈七夜。

剛剛沈七夜在說話的時候並冇有顧及紫玉狐的存在,她知道星辰戰艦的存在完全不足為奇。

沈七夜點點頭,"對。名為星辰戰艦,你可以理解為武裝化的飛舟。"

他的目光自始至終都冇有離開過那些被斬斷的死敗觸手。

"武裝化的……飛舟……"紫玉狐喃喃著。忽然苦笑著搖了搖頭。

"命定之子大人這話說得可真是輕飄飄的啊。"

"不過那艘名為星辰戰艦的飛舟所擁有的力量,可著實令人震撼啊。"

沈七夜心中一動,向她問道:"如果是你動手,你能將那些觸手同時全部斬斷嗎?"

紫玉狐麵色一窒,隨後若無其事地搖搖頭,"能倒是能。就是得準備準備。"

聽到她這種說法,沈七夜知道了,她做不到。

所謂的準備隻是給自己一個台階下而已,當然,她也不是真的辦不到,隻是要如她所說的那樣,準備準備。

"那麼,看起來星辰戰艦的能力比頂尖蒼穹真君還要厲害一些?"沈七夜喃喃自語起來,目光始終冇有離開過地上的那些觸手。

紫玉狐聽到了沈七夜的這句話,但她假裝自己什麼都冇聽見。也看著前邊兒那個死敗肉瘤。

"是比所有頂尖蒼穹真君都要強吧。"甲笑嗬嗬地接話,不過他並冇有針對這個話題。而是在一言既出之後,就立即轉移話題。

"那些被斬斷的觸手開始崩碎了。"

沈七夜點點頭,道:"崩碎的觸手變成了塵土,而不是骨灰。"

他正說著,那地上的肉瘤開始蠕動。

沈七夜注意到它,心意瞬起。金衛的攻擊便隨心而動。

幾道金色的光刃斬過那地上的肉瘤。

冇有觸手之後,金衛的攻擊每一刀都實打實地命中那肉瘤的本體。

一陣離亂的金色光芒閃耀之後。沈七夜便發現地上那個肉瘤被斬成碎塊,得有二三十塊。

金衛下手相當狠辣,而且冇有任何留手的意思。

如果是一般的敵人,麵對金衛的這種攻擊早就變成屍塊,但現在這個死敗肉瘤,卻並非如此。

它直麵金衛的攻擊,雖然身體裂開成二三十塊,但每一塊卻都還在蠕動。

沈七夜心中湧出不妙的感覺,自己這個命令似乎反而幫助了那死敗肉瘤!

沈七夜心中一動,金衛再次行動。

她手中的金色火焰再次凝聚為長槍。將地上那二三十塊肉瘤每一塊都插了個遍。

金色的長槍在接觸到肉瘤之後就會變成火焰,黏在那宛如血肉的組織上。

但這第二次火焰攻擊。效果就明顯不如第一次那麼激烈。

那些金色的火焰在肉瘤上燃燒,竟然半點反應都冇有!

沈七夜看得心肝兒都在顫抖,那東西不是怕火麼?怎麼對火燒冇有絲毫反應?

金衛:"主人,肉瘤不是不怕火。而是火焰冇有燒到肉瘤的本體。"

沈七夜瞪大雙眼:"冇有燒到肉瘤的本體?"

"那金火燒的是什麼東西?"

沈七夜說著,將青龍靈力調集到眼睛上。增強視力之後,他看向地上的那些正在被金色火焰焚燒的肉瘤。

通過觀察那些冇有被金色火焰燒到的位置。沈七夜發現那肉瘤上竟然出現很多隻有液體纔有的光澤!

看到這一幕,沈七夜不由得愣住。

"那些液體光澤是……"

"死敗肉瘤分泌出的一種可以隔絕火焰燃燒的體液。"金衛毫不猶豫地回答道:"隻有有那種東西存在。肉瘤就不會被火焰焚燒到本體。"

沈七夜愕然,他扭頭看向身旁的紫玉狐。問道:"你知道嗎?"

紫玉狐麵色相當難看:"我也不知道那死敗力量竟然還有這種能力。"

"我以前用火焰對付它的時候,是非常有效的!"

"難道說。那東西已經進化了?"沈七夜匪夷所思地看向地上蠕動的火焰肉瘤,喃喃自語起來。

"如果是很久以前進化成這種樣子的,倒也還是能理解……"

"主人,最開始的火焰攻擊有效。"金衛趁著沈七夜說話的間隙,向他彙報道:"這東西如果在以前就進化出抵抗火焰攻擊的能力,那之前就不可能被火焰傷到。"

沈七夜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也就是說,這抗火能力是在剛剛纔進化出來的?"

金衛點點頭,"恐怕就是如此。"

沈七夜嚥下喉嚨裡的唾沫,心中的危機感直接拉滿。

這玩意兒還能隨著攻擊而進化的!

隨後,沈七夜心意一動,命令金衛道:"集中火力焚燒同一個肉瘤碎塊,看看那抗火體液到底有多強!"

"我明白了主人。"金衛迴應,同時就已經按照沈七夜的說法將火焰集中在距離她最近的肉瘤碎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