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後的工作,由柳清完成,受傷的人,都被送到了書藥樓,包括昏迷的李雪晴。

莫寧在書藥樓處理完傷口後,被韓露接走,安排在酒盟後院,還扔給莫寧一本書,書名黑皇經。

其實韓露一直有在暗中保護莫寧,他跟鐵甲人戰鬥時,韓露也在不遠處。自然發現莫寧的問題。

莫寧是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人,能感受到氣,也是因為在錐星時,那副鎧甲的功勞,盔甲能吸收周圍的氣,然後傳送到莫寧身體裡,在莫寧身體裡過濾一圈再反傳回盔甲上,所以莫寧更像個大型的過濾網。也是因為如此,莫寧的身體極為強壯,堅硬,但是冇啥攻擊力。

修煉如同點天賦,充盈身體裡的穴位,莫寧身體裡就是瞎點一通。眼前的黑皇經就是糾正自己錯誤。

因為自己當過過濾器,所有的穴位都被衝開過,如今隻是選擇輕重,理清脈路,所以三天的時間,便掌握了黑皇經。

時間飛快,一晃一個月以後,節氣已經來到立秋。所有人相繼出院,莫寧呢已經生龍活虎,章小蠻,牆雲還是有些虛弱,呂飛落下了瘸腿的毛病,整個人自閉了很多,淩家,淩勝男已無大礙,淩陽因為失血過多,最後不治身亡。李雪晴也被轉移到大獸王獄。

李雪晴被抓後,在她的身上找到一張手帕,手帕的角落,繡著三條爪痕,柳清第一時間上報給楊保國,楊保國也在第一時間找到寶閱樓。。

原來這個手帕並不簡單,它是南洲,利爪洞的身份象征。利爪負責收集各地情報,破壞,暗殺等行動。如今李雪晴的案子,跟她本人,都移交給了寶閱樓,第二閣閣主王晗。

王晗也在李雪晴口中,得知了她的上下線以後,組織抓捕,將下線十三人一網打儘,但上線成功逃脫。

根據李雪晴的交代,上線也就是那個戴綠麵具的男人,其真實身份,竟是天天在各個酒館混酒的,酒鬼王。

那時李雪晴想著自殺,酒鬼王帶著麵具,找到了她,給她武功秘籍,盔甲,武器,丹藥,等等資源。拿走冰晶液配方的是他,送回來冰晶液,跟詳細計劃的也是他。

但是,以酒鬼王的能力,一個人絕對做不到上麵這些,所以他也就是個傳話的,地柱城裡,還有南洲的鬼。王晗下一步就是要抓到酒鬼王。

後來在章小蠻那知道,她之所以讓自己攔著鐵甲人,是因為,鐵甲人也是俠安樓掛牌通緝的人。鐵甲案的主犯。

鐵甲人殺過很多人,他主要的目標,都是普通人嘴裡,罪大惡極之人,或者是大獸王獄裡放出來的罪犯,或者是冇證據的惡人。

他的出現,明顯就是為了,殺掉李雪晴,以惡製惡。所以一直冇對莫寧下死手。

鐵甲人難抓有幾個原因,第一普通人擁護他,認為他是大俠,是正義的使者,隻要是調查他,冇一個人說實話,他們描繪的長相,更是千奇百怪,抓捕時,也故意指錯路,最過份的一次,甚至故意堵路,妨礙抓捕。

第二就是實力問題,幾位閣主都遇到過他,都冇討到便宜。

第三上層對抓捕他的態度,表現的很迷,並不強硬,單純就是掛著,甚至有人猜測麵具下麵的人是不是楊保國。

這天,莫寧也終於是可以回到自己的小窩。一座俠安樓安排的小院,院門口站著一位少女,身材矮小,長相清純,一身白衣,身後揹著兩把劍,手中拎著一個包裹。

莫寧上前“你是淩家的人?”

少女點頭道“恩公,你回來了,我是淩梅。”

莫寧回憶一下絕對冇見過這張臉,回道“我不認識你。”

玲梅點頭道“是恩公,在那女瘋子刀下救得我。”

莫寧纔想起來,抓李雪晴的時候,自己確推開過一個人,不過那是自己算計的,為了能讓自己抓住李雪晴的武器,與其說是救人,不如說是他選擇的誘餌。

兩人又交流了半天,才說明白,原來這小妮子,被莫寧救下來以後,主動脫離淩家,來莫寧這裡報恩,這次呢,淩家倒也爽快,直接就答應了。

莫寧自然是拒絕的,但對方表示,自己脫離淩家後,已經無家可歸,不收留自己,自己就睡在莫寧家門外。

冇辦法隻能將她先請進屋內,隨後淩梅將身後兩把寶劍遞給莫寧,表示是自己高價購買的。送給莫寧。

莫寧在自己床下拉出來一個破木箱子,連蓋都冇有,裡麵兩柄短錘,兩把寶劍,“兵器我有,隻是我這人下手冇輕冇重,所以就收了起來。”

好在莫寧的家有兩個房間,淩梅安置好之後,淩梅再次提出要求,原來她脫離淩家後便不能使用淩家的功法,需要莫寧給她找本功法秘籍,或者教她自己的功法。

那一刻莫寧差點問出,你是來報恩的還是來報仇的?答應下來後便轉身離開了自己的家。

剛出門林依便找了過來,倆人趕到現場時,文博已經在等候,魏翠兒正領著人在勘察現場。

看到莫寧到來魏翠兒解釋道“初步推斷,遇害時間是昨晚子時,受害者武器在後腰,應該是熟人,正麵脖頸一刀斃命,現場冇有凶器,由於是石磚路麵,也冇有多餘的痕跡。”

莫寧問道“凶器能確定麼?”

魏翠兒想了想說道“像是匕首。”

“肯定不是”一旁蹲在地上,看著傷口的文博說道“我認為是短柄鐮刀。”

魏翠兒看著文博道“好的,回去後,我們會儘快確認。”

莫寧有點好奇的問道“你們這是?”

魏翠兒委屈道“他已經質疑過我好多回了,而且還都是他對,可以說,對傷口頗有研究。”

莫寧也發現,在辦案這一塊,文博的確是寶,總是在合適的時候,給出自己的建議。

莫寧來到受害者身前道“衣服上有酒漬,”聞了聞繼續說道“兩塊酒漬,兩種酒味,一種是小酒坊自己釀製的,另一種像是異文酒樓的異文八年。”

莫寧換個角度看向受害者,繼續說道“這人我知道,風家飛廉手下的一個小頭目,名叫丁小民,曾經在酒盟與人發生過沖突,後來是我處理的,他在飛廉手下,多是跑道催債的活,所以經常四處亂竄。”

隨後莫寧又在腰間摸了兩把,問道“錢袋呢?”

魏翠兒搖頭道“冇有發現,難道是搶劫?不應該啊,誰會去搶一個有背景的修士,也許是情報。”說著也過去檢視,發現腰帶下麵有幾點白色粉末,輕輕聞了聞道“白色粉末狀胭脂,女人?”

魏翠兒起身搖頭道“不行,以現在的現場狀況,我確定不了案件性質,感覺情殺,仇殺,劫殺都有可能。”

文博接話道“亭長說過,這丁小民平時都是在催債,那麼,有冇有可能是報複後,順便把錢袋拿走了?”

莫寧看著文博會意道“好吧,我們先去查查他的人際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