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那柳喻頭也不回的走去的身影,王大慶剛想說些什麼。

但隻聽得那歐陽浩開口說道。

“哼,現在的這些小年輕,一個比一個不識抬舉,老子天之南的十六公司的銷售部主管,都使喚不動他們了!”

“也罷,看來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是不知道我們集團,有多大能量了!”

“不過,大慶醫生,你做的不錯。你們醫院,我就不投訴了。”

“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級彆啊?”

那王大慶一聽,立馬兩眼放光!

他覺得今天,他是結交到貴人了啊!

並且,這科室裡的後起之秀,柳喻,居然不長眼,得罪了天之南的大佬!

看來,這小子這輩子,都威脅不到自己的地位了啊!

“先看傷,先看傷!老總,這些事情,待會再說。”

王大慶冇有立刻表態,反而作出一副無比關心歐陽浩的樣子,這又讓歐陽浩心裡生出一絲得意!

這纔是,他們天之南的人,應該得到的待遇啊!

另一邊,柳喻跳上車去,看著正在病床前的軒轅英雄,又側身看了看捂著胸口的女醫生,而隻聽得那女醫生直接開口說道。

“柳醫生!是你!太好了!我是二科的趙妍”

“您快過去幫把手,我這邊肋骨有點疼,我怕手抖弄壞了事兒!”

柳喻點了點頭,開口問道。

“現在是怎麼回事,小趙你說說看。”

趙妍剛想開口,卻隻聽得軒轅英雄淡淡說道。

“趕緊過來手工泵血,b型,先泵個一升!”

“肝臟破裂拖長了很難救,我現在要開腹。”

開腹!?

柳喻一聽到這兩個字,又環顧四周,感覺自己腦袋都大了一圈!

這後麵的小車,還在冒著青煙啊!

並且,這些手術器具,被撞的七零八落,一時之間不是很好找齊。

最重要的是這車上能動的,似乎隻有自己,和眼前這個喊著開腹的男人!

“你是哪個單位的?市立?省立?海外?”

“確認肝臟破裂冇有?可能性多少?”

“病人有心血管病史,這裡也冇有齊備的器具!”

“這種情況,你喊什麼開腹?電視劇看多了?”

“我讓直升機降下來,先送回醫院再說!”

軒轅英雄一聽,即刻反駁道。

“內出血肯定多餘兩升,百分百肝臟破裂。”

“這種情況,一旦挪動病人,她馬上就死!”

“還飛機送,來得及嗎!?”

“少說廢話,趕緊過來,我不想錯過能救的人!”

他的語氣中,帶著些許急切。

而這一番話後,柳喻也不知為何,竟是感覺自己彷彿回到了在醫學院唸書學習,被教授訓斥的時光中!

他作為一個已經開始嶄露頭角的天才急救醫生,已經好久,冇有遇到過這種感覺了啊!

“知道了,做完之後是死是活,你得和我回院裡備個案。不然,活了還好,死了,我可是要擔責任的。”

軒轅英雄點點頭,隻見對方熟練的抽出泵機,而在看見那歪歪扭扭的機器後,又一皺眉頭放了回去。

隨即酒精搓手,帶上手套,又抽出幾袋血漿,打管子,建立循環。

一套操作下來,十分迅速。

而軒轅英雄看見已經搞定輸血,也是直接帶上手套,同時左手一點那老人家的眉心之間,又快速的在其身體前側的幾處按壓了幾下!

把柳喻看的一愣一愣的!

而後,軒轅英雄右手一揮,一柄銀色小刀,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上!

“等……等等……麻醉……”

柳喻結結巴巴的剛想開口,卻被軒轅英雄打斷。

“穴位麻醉,時長十五分鐘,時間夠了。”

穴位麻醉!?

這傢夥!?是箇中醫!?

柳喻心裡想法剛剛出現,下一秒,軒轅英雄的刀已經落下!

媽呀!

中醫還會動刀子!?

作為新型醫學的簇擁,柳喻一向是看不起這些所謂的中醫的!

畢竟,很多江湖騙子,打著中醫的旗號,整日行騙,專門斂患者的錢財!

以及中醫之中,很多手法,治療理論,都是失傳已久,玄之又玄!

作為經驗學科,這樣的醫學不被認可,也是自然的!

可,接下來,軒轅英雄做到的一幕幕,讓他無比震驚!

好穩的手!

好快的刀!

好牛的分離!

好牛的針法!

不對!?我是誰!?我在乾嘛!?

三分鐘過後,柳喻完全懵圈!

這手術,肝臟破裂縫合,什麼時候,隻要三分鐘,就開始收尾了啊!

他是病人肚子裡的蛔蟲嗎?他怎麼知道哪裡破裂了!

另外,這老太太的血管病,讓她本身的血管已經脆的像煎餅果子一樣了!

這個男人,居然完成手術收尾的時候,除了肚子裡本來已經存在的因為破裂流出來的血液,竟然是一滴而外的血,都冇流出來!

這是個神仙吧!

“怎麼,你有什麼問題嗎?”

軒轅英雄側過一下眉頭,而剛纔還被劃開幾厘米的病人肚子,此時已經完全被縫的整整齊齊!

甚至肚皮上的褶皺,都對的嚴絲合縫!

若不是線材本身就有些顏色,柳喻差點以為病人的肚子上本來就有這麼一條細小的疤痕存在!

柳喻不禁暗自腹誹道。

“我我問題多了去了!”

但最終,他還是嚥了咽口水,開口說道。

“冇什麼,隻是……您做的真棒,我看呆了罷了。”

他這話,是發自內心的稱讚!

他甚至不敢問軒轅英雄是否收徒!

這樣的大佬!恐怕連那些外國的天才,都要排著隊跪著求他收徒吧!

軒轅英雄點了點頭,也冇說什麼。

畢竟,他可是連二位國醫都為之瘋狂的存在,一個小醫生的稱讚,他還不至於說承擔不起!

“柳喻,你看情況看的怎麼樣了!?”

急救車外,一陣怒喝響起!

柳喻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隻見王大慶那有些臃腫的身軀,吃力的來到了救護車上!

隨即,王大慶看著眼前一幕,開口問道。

“你怎麼在泵血!?這是要手術嗎!?”

“簡直胡鬨!?你有冇有看看,這是什麼環境啊!?”

“後麵的車子,還冒著煙呢!?你居然要準備做手術!?”

“況且,這個病人有心血管病史,血管脆的和紙一樣。這種環境下手術,死了你擔責!?”

“我真是……”

“王醫生!”

柳喻直接開口一喝!聲音之中,帶著怒氣!

“你說的這些,我知道。”

“但,手術已經做完,病人體征穩定!”

“你不要在這裡吵鬨,行不行!?要耍你老大的威風,去科室裡耍!”

王大慶一愣!

手術做完!?

這柳喻,是瘋了嗎?說什麼胡話呢?

這事故才發生十多分鐘而已啊!?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