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所講,乃我佛宣揚的義行,此義,非情義,而是捨身大義……諸位且聽我細細道來……”

……

陳風不懂佛法,隻覺一個個晦澀拗口的文字傳入耳中,煞是無趣。

本想趁機修習戰雷心經,但那麼多密宗高手在場,很容易被髮現,甚是不妥。

無奈,隻能耐心靜聽下去!

然而,剛開始無趣之言,隨著他靜下心來,竟漸漸聽出了韻味,慢慢沉浸在了其中。

陣陣佛言,如天道雷音,又如洪鐘大呂,句句深入心神,直入腦海。

老和尚所講的捨身大義,主要宣揚的是為佛獻身的精神。

隻要是對佛有益之事,皆可宣揚提倡,必要時刻可不顧一切,強行而為。

若是平時,陳風對於這種思想,完全是嗤之以鼻。

現在不知為何,竟然感覺頗有幾分道理。

對於佛道,也產生了幾分興趣和親近之意。

而他自己卻完全冇發現,自己的心境發生了這樣的變化。

一場佛法,大概講了有一個時辰。

結束之時,老和尚雙目微眯,再次盯向了陳風。

“小施主,本尊之前所提之事,還請繼續考慮一二!入我密宗,方能與佛有更親近深入的交流!”

“這……”

本來之前陳風已經斷然拒絕了進入密宗的提議,現在再次聞言,心中竟生出了幾分猶豫。

“小施主若是心有猶豫,不妨再考慮一二!”

“此次講解,就此結束,諸位散去吧!”

隨著話音落下,老和尚整個人竟然如影子般漸漸虛化,接著憑空消失不見。

見此情景,陳風心頭一驚,滿臉難以置信。

這是什麼手段,簡直神乎其神,匪夷所思!

慕容雪也是小嘴微張,雙目圓瞪,顯然也被驚住了!

狂狼聯盟的幾個人神情同樣驚訝異常,各自互視一眼,目光閃動連連,不知在想些什麼。

倒是密宗那些和尚們,一個個隻是滿目虔誠,並無驚訝的表情,顯然已經習以為常!

“陳風小施主,怎麼樣?接下來是再考慮一番聖者的提議,還是即刻就去取那古佛舍利?”

這時龍起老和尚來到陳風麵前,目帶詢問之意。

“聖者?”陳風恍然回神,下意識看了一眼殿上寶座。

“冇錯,那就是我密宗的聖者,也是密宗宗主,伏龍聖者!”龍起老和尚點頭,目中透著尊敬之意:“小施主若是答應加入我密宗,便會成為聖者的首徒,也可成為下一任聖者之選!”

“這,且容我考慮……”

陳風本就有些猶豫的心,聽聞此言後,更加搖擺起來。

然而冇等他話說完,慕容雪及時上前抱住了他的胳膊:“不用考慮了,我們取了古佛舍利後就會離開!陳風大哥,彆忘了咱們還要去玄門救人呢!”

陳風聞言,眼前頓時顯現出了李佳佳和蠱仙的身影。

是了!接下來還有那麼多事情要辦,豈能留在此地做和尚?

“也好,就請大師現在依言,帶我們去取古佛舍利!”

龍起老和尚眉頭微不可查的一皺,轉身向大殿外走去。

“既然如此,兩位,請隨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