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水凝咬了咬嘴唇,猶豫著開了口。

“嗯?是麼?”

陳風淡淡看了對方一眼,目光閃了閃。

水凝所說,不無可能。

此地對人的限製不大,但對其他異類,卻好似有著莫名的壓製。

寒玄冰焱一直沉寂,小白蛇至始至終也處於沉睡之中,如果不是金蠶蠱出現,或許還不會醒來。

所以,金蠶蠱身體突然變小,也在情理之中。

不過,他注意的不是這些,而是水凝的態度。

以這女子的高傲心性,能把金蠶蠱活著還回來已經不錯,讓其出言解釋,怕是千難萬那。

但她現在,確實這麼做了!

打量了一眼目前的形勢,陳風嘴角微微一翹,掠過一抹玩味。

水凝一直在緊緊關注著他的表情變化,當看到那玩味的笑意時,臉頰不由紅了紅,深吸一口氣,好似鼓起了很大的勇氣。

“那個,說出來也不怕丟人!身在這種地方,咱們之間的恩怨不如暫且拋在腦後,接下來一起合力想辦法逃出去。”

“我為什麼要跟你合作?”陳風反問道。

“你……”

看樣子水凝很少求助於人,此刻開口服軟是不得已而之,被這麼直言拒絕,一下子變得不知所措,臉色騰的紅到了耳朵根上。

“不願意就算了!”

侷促的呆在原地少許,她羞憤的哼了一聲,怒然轉身就要離去。

“陳風小施主,冤家宜解不宜結,之前老和尚做的確實不妥,但在此地咱們還是相互幫襯,共同度過此劫,如何?”

見水凝拉攏陳風失敗,龍起老和尚明顯鬆了口氣,滿臉和善的說道。

“冇錯!這天下冇有什麼恩怨是解不開的,小施主如若有意,我們大可以以你為主,待離開這裡後,密宗的一切可任由你隨意支配!”伏龍聖者隨之附和。

“與虎謀皮,必遭其傷!你們以為,我還敢跟你們合作?”

陳風撇了撇嘴,臉上滿是嘲弄。

“小施主此言差矣!我們也是萬般無奈纔會有那樣的舉動,事情已經過去,還是不要再掛心上。如若小施主不願意合作,老和尚也不勉強,但咱們接下來相敬如賓,互不侵犯,一切恩怨等出去的時候再說,如何?”

龍起老和尚顯然也知道合作是不可能的,被奚落後並不羞惱,而是順勢提出了下一個請求!

“這個,要看你們的表現和小爺的心情了!”陳風挑了挑眉毛,臉上嘲諷依舊。

雙方的恩怨,可以說不死不休!

如果在其他地方,他絕對二話不說,誓死也要取了二人的狗命。

但眼下此地,情況特殊,多一個人就會多一分轉機!

而且,這三個人明顯一直呆在此處,說明這裡和其他地方不一樣。

他們之前搶奪的東西,也是一個重點,極有可能在此處所得,且涉及到離開此處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