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紫悅斜著眼睛,暼了那些東西一眼,一臉的嫌棄:“這些破爛有什麼用?真以為我是回收垃圾的?”

說著夏紫悅用腳踢著那些東西,很是看不上眼。

見夏紫悅這麼做,那幾個混混心裡都在滴血,在他們眼裡,這些東西都是寶貝,現在卻被當成是一堆破爛垃圾。

“姐,不是祖宗,您就是我祖宗,您說怎麼解決。”三人簡直要哭了。

“求求您了,高抬貴手,放過我們吧。”

幾人哀求著,簡直欲哭無淚。

夏紫悅看著不斷求饒的幾人,有些不耐煩的開口:“你們給本小姐的朋友磕頭認錯,再說你們不是東西。”

梁玉聽到夏紫悅這麼說,連忙壓低聲音開口:“紫悅,彆了,這樣不好。”

“有什麼不好?”夏紫悅故意大聲說道:“真是什麼阿貓阿狗,也能來我麵前了?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朋友的份上,你看我管你?”

“你們幾個磕不磕?”夏紫悅看著幾人,掌心積蓄靈氣,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幾個混混見狀,哪裡還敢有不遵從的意思,毫不猶豫的就是幾個響頭。

光是聽著就讓人覺得疼,不過磕了兩三下,額頭就已經出了血。

夏紫悅滿意的點點頭:“帶著你們的破爛滾吧。”

幾人聽到她這麼說,如蒙大赦,一臉的高興。

更有一個人伸手想去把他們的東西撿起來,卻被另一個人拉住。

“這些都是些不值錢的東西,就當是給您的朋友賠禮道歉了。”

說完幾人火燒屁股一樣,頭也不回的跑了。

梁玉看著這一幕,想去撿地上的東西,卻被夏紫悅拉住:“什麼破爛玩意,你也要?”

“可是......”

“行了行了,就那兩塊石頭,還算是個看的過去的東西,彆的都是什麼垃圾。”

聽到夏紫悅這麼說,梁玉走過去把那兩塊灰不溜秋的石頭撿了起來。

一些探究的目光,在梁玉撿起來那兩塊石頭以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因為這兩塊石頭確實不錯,要不是家裡有點兒背景,隻會覺得他們是這堆東西裡最垃圾的。

感覺到那些目光的消失,夏紫悅的心裡鬆了一口氣。

她知道一些人,是不相信她的身份,畢竟那家天之驕女出行,不帶一堆人,前呼後擁的呢?

不過很可惜,她的出身並不低,儘管那是以前。即便如此,這場戲她演起來依舊毫無壓力。

“行了,帶著那堆破爛走,王叔也是的,選的什麼破地方,還異寶,真是浪費時間。”

夏紫悅不滿的咒罵著,整個人陰沉著一張臉。

“還有你,也虧的有點用,半點腦子也冇有。讓你等著本小姐,你亂跑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小姐呢。”

夏紫悅黑著一張臉,繼續向前,梁玉幾次想說話,都被她用眼神製止了。

走了七八分鐘以後,夏紫悅不經意的往後看了一眼,隨後拉著梁玉一路狂奔。

“夏......夏紫悅!”梁玉被拽的一陣的踉蹌,幾次險先摔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