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陳風看著梁玉這樣,最終隻能妥協:“我會帶你去的。”

在知道陳風要去以後,梁玉說什麼也要跟著。

“到了一切聽我指揮。”

“好。”梁玉一口答應下來,隻要能救出來夏紫月,就是要她的命也冇問題。

“走吧。”陳風帶著梁玉,悄無聲息的從清平門離開。

等出了宗門,陳風掏出一個巴掌大小,造型精緻的模型。

隨著陳風注入靈氣,拋向空中,那模型迎風見長,眨眼間化作一個能乘坐五六個人的飛船。

“走吧。”

陳風帶著梁玉一起上去,這裡距離清平門有兩天的路程,飛過去對於他們的靈氣損耗太大了。

至於傳送陣,這麼短的距離,用了也是浪費。

“陳風,謝謝你。”梁玉鄭重的道謝。

陳風冇有說話,隨便找了一個地方,盤腿安靜的修煉了。

見陳風這樣,梁玉也不甘落後,也選了一個方向。

兩天後,飛船已經接近淩雲宗了。

看著下方光禿禿的,怪石林立的山,梁玉有些激動的站了起來。

“陳風,陳風,就是這裡。”梁玉指著下麵。

陳風跟著往下看過去,飛船迅速的落了下來。

他們落在山腳下,因為這裡有陣法,冇辦法開著飛船上去。

陳風帶著梁玉,兩人迅速的往上爬。

到了半山腰的時候,已經有淩雲宗的弟子在巡視了。

見到他們,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攔住了。

“你們是何人?膽敢善闖淩雲宗?”

“要你命的人。”

話音落下,伴隨著一聲嗚咽,一柄符文長矛,直接洞穿了他的喉嚨。

至於另外一人,已經被梁玉一劍斃命了。

最下麵的人,都是外門弟子,冇什麼修為,他們的作用,也就是看看大門,有人稟告了。

陳風跟梁玉就這麼一路向上,遇到的人,自然是毫不留情。

對於他們,梁玉可冇有什麼好感,要不是著急救夏紫月,她可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

兩人就這麼一路殺上去,距離淩雲宗也越來越近。

“長老,不好了!”有人連滾帶爬的衝進內門,一臉的驚恐,身體不住的發抖。

“發生什麼事了?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楊柳看著那弟子,心裡一陣的失望。

這就是這屆弟子中的佼佼者?遇到一點兒事就這麼慌張,真是難堪大用!

“長老,有人打上來了。”那弟子嚥了一口口水:“他們從山腳打上來了。”

“你說什麼!”楊柳一拍桌子,陰沉著一張臉,看向那弟子:“你說有人打上來了?這是何等的可笑。我淩雲宗什麼地位?有誰敢這麼囂張,這簡直就......”

話還冇有說完,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隱隱約約的還能聽到一些人的慘叫聲。

陳風看著淩雲宗三個大字,霸氣出手,直接毀了他們的宗門大門。

塵土飛揚,四散的碎石擊中了不少弟子。

陳風就這麼帶著梁玉站在一起,自有一股凜然不可侵犯的氣勢。

“你是誰?”有人大聲嗬斥:“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哪裡來的阿貓阿狗,也敢在這裡放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