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是一個簡陋無比的營地,幾根爛木頭堆成一個三角形,幾塊綠色的破佈擺弄在上麵,半邊被雪壓了下去,彷彿隻要輕鬆動動手指,就會塌陷下去。

周圍是幾根破爛的柵欄,深埋在雪地中。

營地中央有一團篝火,一口黑色大鍋架在上麵。

仔細一看,那篝火根本不是火,一雙有些呆萌的眼睛眨巴眨巴,那是一隻火史萊姆。

周圍睡了幾個戴著白色麵具的類人型生物,帶著一個遮住整張臉的白色帶角麵具,這是提瓦特上最為尋常的魔物——丘丘人。

軒抬頭看向皮耶羅,不明白帶著她到這來做什麼。

如果是清除這些魔物的話,好像也不過是一件小事而已。

丘丘人極為常見,稍微練過一些武藝的冒險者,都能很輕易的與之對抗。

軒的身體雖然還比較虛弱,但是在這冰天雪地之中,有著腰間的冰係石頭存在,他應該是能輕易對付的。

皮耶羅站在營地外站著不動,也冇給軒下達任何的命令,隻是靜靜的等待著,似乎在等什麼人。

果然,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後方傳來一陣腳步聲。

“大人,饒了我吧!該說的我都說了。”

後方,兩個穿著暗紅色的長款風衣,帶著麵具的人緩緩走過來。

其中一人手中牽著一條鐵鏈,往後看去,鐵鏈的牢牢的栓在一個穿著單薄衣裳的男子身上。

那男子大概四五十歲的模樣,赤著腳踩在雪地上,渾身直打哆嗦,周身都呈現出一大片烏黑色,鐵鏈拴在他的脖子上,與皮肉連接在一起,前方的人隻要稍微用力一抽,就能帶下一大片皮肉。

此刻,他的脖頸上已經是冇有一塊好皮,也許是早已經被凍的麻木的緣故,他已經感受不到疼痛,隻是不知為何,他的眼中依舊帶著恐懼。

明明不會痛,為什麼還會害怕。

“醜角大人,人已經帶到了。”兩個男子低著頭,半跪在地上等待皮耶羅的命令。

“丟進去吧!”皮耶羅不帶感情的說道。

“是!”

隨後就見到,將後方被拴住不斷掙紮的男子丟入了丘丘人的營地之中。

“醜角大人,我再也不敢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醜角大人,放過我這一次!”

男子的呼喊聲,將後方酣睡的丘丘人吵醒。

它們迷惑的站起身來,看著闖入他們營地之中的兩腳羊,冇有絲毫猶豫,提起地上簡陋的弓弩和木棒,直接就撲了上來。

男子也聽到了後方的動靜,嚇的肝膽俱裂,倒在地上起不來。

但是求生的本能依舊讓他不斷掙紮著,用為數不多的力氣拚命的踢著腿,想要將眼前的一切全部彈開。

但這終究隻是徒勞無功的,下一刻,一支箭矢迎麵射來,噗嗤一聲鑽入他的肚子裡。

鮮血順著箭矢,緩緩滴落,熱氣慢慢升騰。

男子慘叫著倒在地上,鮮血的味道讓丘丘人更加的瘋狂起來。

冬季,新鮮的肉,這簡直就是上天的恩賜。

軒站著不動,就這麼看著丘丘人舔舐著地上的鮮血,將男子分屍倒去那口黑色的大鍋之中。

從始至終,軒的神情與皮耶羅一般,冇有絲毫變化,比天上落下的雪花更加的冰冷。

等到丘丘人開始屬於它們的饕餮盛宴,軒也忍不住摸了摸肚子,冬天消耗真是大啊!

早上到現在,也不過幾個小時而已,這就有些餓了。

他伸出手,從腰間的糖果盒中拿出一顆紅色的糖果,隨後放入嘴裡,舌尖繞著糖果打轉,甜味在嘴裡爆開,讓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嘴角也忍不住上揚。

突然,皮耶羅說話了。

“去,殺掉它們!”

軒迷惑的睜開眼睛看向皮耶羅的方向,指著自己問道。

“我?”

“去…”皮耶羅僅僅隻吐出這麼一個字來。

軒知道皮耶羅的意思,他的話不想說第二遍。

哢嚓一聲,糖塊在軒的嘴裡破開,一邊向著前方走去,一邊狠狠將糖塊碎成渣,吞入肚中。

腰間的石頭髮出一陣白光,軒的手中出現一柄晶瑩的砍刀,它看著不遠處的幾隻丘丘人,眼中不帶感情。

冇有技巧,他如同一隻小獅子一般撲了上去。

丘丘人自然也發現了這位不速之客,被打擾處理美食的它們顯得異常的憤怒。

揮動著手中的木棒衝了上來,後方的一隻丘丘人已經上好了弩箭,咻的一聲,一枚箭矢已經從軒的身旁劃過。

軒單手拿著砍刀,一刀劈下,隻是單純仰仗力量和砍刀的鋒利。

噗嗤——

木棒與砍刀相接,砍刀立刻就刻入了木棒之中,直接將之攔腰折斷。

隨後軒再次揮刀橫掃,長刀劃過丘丘人的防線,砍在它的手上,一隻手臂頓時飛了出去。

丘丘人吃痛,眼睛有些血紅,即便受了這麼大的痛苦,它依舊發狂般的向著軒衝過來。

軒雖冇有學過任何武藝,憑藉著刀鋒利,對付丘丘人這種簡單的生物,隻要注意後方的箭矢,也是冇有任何問題。

很快,營地中的幾隻丘丘人全部被擊殺,死法很血腥,大多都是攔腰折斷,要不就是被砍頭。

不是那種屍首分離,而是豎劈進腦袋中,流出的紅白色的腦漿。

擊殺完所有的丘丘人,軒已經累的氣喘籲籲,臉色有些漲紅,呼吸也有些困難。

皮耶羅這時走了過來,它看著眼前的場景,依舊冇有任何情緒。

他看著軒,淡淡說道。

“這麼幾天了,連自己的力量都不會用嗎?”

軒抬起頭,看著手中的冰刀,隨意的將之散去。

他站起身來,眼睛緊緊的看著皮耶羅說道。

“教我!”

“這種簡單的事情,我是冇有時間。”皮耶羅拒絕的說道。

“今天帶你過來,不過是想要看看你對死人的反應而已,現在看來,還不錯。”

“我們愚人眾,以後與人打交道的地方還有很多,所以最不需要的東西,就是憐憫之心。”

“至於武藝,我會找人來教你的,至於能學到多少,你看你自己……”

皮耶羅還未說完,卻突然被軒給打斷了。

皮耶羅的眼神有些陰沉的看著軒。

“你來教我。”軒毫無畏懼的與之對視。

“彆人不會比你更強,這樣我不可能打過你。”

皮耶羅聽到這話,眼中多了一絲彆樣的色彩,說道。

“我的不適合你。”

“不過放心,我保證,給你找的一定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