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延明說道:“我自知同境界下,你的雷電場域可以放你處於不敗之地,所以我想請你不用此招。”

北境衡天迴應道:“行,那樣才能更好地讓我認清自己。”

戰鬥開始,北境衡天率先發動戰技“寂雷龍爪”。

隻見青龍抬起龍爪猛地一揮,同時白虎雙翅呈防禦姿態。一瞬間,白虎的雙翅上就有一道醒目的爪印。

呼延明也是見識到了青龍攻擊,不禁感歎!也意識到青龍的攻擊不能輕易承受,隨即命令白虎發動戰技“極寒冰錐”。

隨著白虎的一隻腳猛地跺地,地麵上竄出數道冰錐。

這些冰錐一部分直擊青龍,還有一部分插入了白虎那受傷的翅膀。那些冰錐在碰到白虎的翅膀後竟然瞬間融化了,不一會兒白虎的翅膀就像從未有過損傷一樣。

北境衡天看著飛向青龍的冰錐,也是直接使用“毀滅雷柱”進行對轟。

兩道攻擊在半空炸開。煙霧散去,白虎以極快的速度飛撲向青龍。青龍周身的雷電形成了一道護罩阻擋了白虎。這雷電護罩就是當初和禦清洲對戰時使用的戰技。

隨著三聲空間震顫,護罩處的空間被強行撐開,隨後爆炸。呼延明見狀急忙讓白虎冰封自己來抵擋爆炸傷害。

此時青龍的“毀滅光束”已經蓄力完畢。煙霧散去,可以看到,白虎身上的冰塊已經被炸碎了,隨後白虎的頭頂,一道毀滅光束降臨。

呼延明大喝一聲:“冰宮!”隨後以白虎為中心出現了一座冰之宮殿,這冰之宮殿竟硬生生的抵擋了毀滅光束。但是毀滅光束剛結束,又是兩道毀滅雷柱降臨。

毀滅雷柱可不像毀滅光束需要蓄力,這個戰技可是瞬發的,且威力隻比毀滅光束弱一點,對靈魂力的消耗還小。

北境衡天看到兩道毀滅雷柱降臨後,那冰之宮殿竟還完好無損。隨即命令青龍幻化成一道雷光衝向那冰之宮殿。

青龍猛地撞在了冰宮上,那冰宮竟也紋絲不動。就在這時冰之宮殿突然破開,但是迎接青龍的是白虎的戰技“冰雪風暴”。

這時北境衡天才意識到不對勁,原來是陷阱。

看到這一幕,台下眾人也是有些意外,那些把賭注押在北境衡天身上的也開始慌了。但瞭解呼延明的都知道,這是他常用的套路,也不算什麼秘密了。

呼延明對北境衡天說道:“你太急著進攻了,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從上場時你問我是不是和冰皇有關係就能看出,你根本冇有去瞭解對手。你太自大了,這將回是你致命的弱點。”

北境衡天冇有說話,表情異常複雜。

風暴結束,青龍倒飛出去。白虎繼續發動“冰山封禁”準備結束戰鬥。

隻見數根冰鎖鏈纏住青龍,隨後天空中一座巍峨的冰山墜落下來,狠狠的打在了青龍身上。

北境衡天見狀,調整了一下情緒,說道:“的確,我剛纔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不過,感謝學長的指點了,那麼接下來,我不會再犯了。”

隻見北境衡天額頭上的青龍紋印越發亮眼。隨後冰山下,青龍的雙眼迸發出耀眼的青光,周身的雷電愈發強烈。

冰山的山層底部,出現了一些細小的電流,慢慢向上,不一會兒就覆蓋了整座冰山。